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第一家女子时装公司究竟谁办的?

开卷有益kjyy2018-05-15 16:54:34



张幼仪多次称云裳是她一手创办的,从当时报道看,事实并非如此。

第一家女子时装公司究竟谁办的?


 作者: 蔡辉


    云裳公司在《上海漫画》上刊登的广告

    陆小曼《思凡》,1927年8月3日


    “这家服装行位于上海最时髦的大街上,是八弟和几个朋友(包括徐志摩在内)合作的小事业……徐志摩的好朋友,也是名画家江小鹣(音如坚)经常到店里晃晃,他为我们做了些设计,又给我们的服装增添了一些独特的风味。”

    这段话出自张幼仪的口述史《小脚与西服》(由张幼仪的侄孙女张邦梅整理完成),其中提到的“服装行”指大名鼎鼎的云裳公司。该公司开业于1927年8月7日,是中国第一家专业女子时装公司。

    张幼仪此说误导了很多人。

    梁实秋便在《谈徐志摩》一文说:“云裳公司根本与陆小曼无关,那是志摩的前夫人张幼仪创设主持的。”

    几年后,画家容天圻在陆小曼堂弟陆效冰遗物中发现云裳公司照片等,撰文反驳梁实秋,梁回信说:“张二小姐(幼仪)与徐志摩仳离后,因为寂寞,所以才开云裳公司。张住海格路范园,志摩常去,但陆小曼则与张家从不往还。云裳开幕不久,我就携内人前去订制外衣一件,张小姐引我们参观她的公司,规模虽不大,却颇具匠心。”

    梁实秋如此帮腔,几乎铸成铁案,可翻开当时报纸,呈现的却是相反图景。


    名媛要借京剧回归交际圈

    1926年8月14日(正值农历七夕),徐志摩与陆小曼在北京北海公园订婚,10月3日,正式举办婚礼。因徐家不认可这门亲事,且社会舆论多有抨击,二人婚后安家于上海。

    陆小曼是社交名流,时人称:“北京常常举行交际舞会,陆小曼是跳舞能手,假定这天舞池中没有她的倩影,几乎阖座为之不欢。”故有“南唐北陆”之说。

    南唐指唐瑛,号“南斗星”,她的父亲唐威廉是沪上名医,并设有药房、药厂,家业颇丰。兄长唐腴庐是《大陆报》主笔,兼宋子文私人秘书。

    北陆指陆小曼,号“北斗星”,她的父亲陆定曾留学日本,是伊藤博文的弟子,曾任南京政府赋税司司长。她的母亲吴曼华亦出自名门,擅长绘画,“美名播于戚里之间”。

    唐瑛擅英文,陆小曼则精通英语与法语,唐家是暴发户,陆家则渊源甚厚,故陆小曼到沪后,风头压倒了唐。陆小曼自己也有复出之意,但她不太愿借徐志摩的势,遂以京剧为突破口。

    徐志摩亦好京剧,曾与梅兰芳往来,但据著名学者毛子水说,徐更喜欢杨小楼。据当时媒体报道,徐志摩唱《连环套》“颇得个中三昧,嗓亦洪亮自然”,但徐高度近视,他的“台步,不走便罢,一走就要令人发笑”,被嘲为机器人。

    当时旦角多男扮女装,女演员登台往往让人眼前一亮,人们赞舞台上的陆小曼“风流儒雅”。


    戏台上陆小曼也压倒了唐瑛

    对女性唱戏,陆小曼有自己的看法,她曾在《上海画报》上撰文称:“我们有许多朋友本来再也不要看女戏的,现在都不嫌了。非但不嫌,他们坚决觉得戏里的女角,非得女人扮演,才能不失自然之致。我敢预言在五十年以后,我们再也看不见梅兰芳、程艳(砚)秋一等人,旦角天然是应得女性担任,这是没有疑义的。”

    通过票戏,陆小曼与天马会颇有往来。

    1919年9月28日,天马会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成立,以“反对传统的艺术”为己任,刘海粟曾说:“近年来中国美术展览之蓬勃,多起源于天马会。”刘海粟、江小鹣、丁悚、汪亚尘等均为其中健将。

    出于玩笑,1921年8月,留法美术学生另组织了“天狗会”,列有老大谢寿康、老二徐悲鸿、老三张道藩、老四邵洵美、军师孙佩苍等。遗憾的是,“天马会”中人与“天狗会”中人后来真的产生了矛盾。

    “天马会”中票友甚多,江小鹣即为其一。据著名报人郑逸梅记,“现代画家有美男子之称者凡六人”,江小鹣即为其一。江在日本留学时,“有一日本女伶丹稻子恋之,盖小鹣固美仪容者”。受母亲影响,江小鹣擅京剧,是上海名票。被媒体称为“小鹣嗓音,宽紧甜涩皆有”。

    据小报称,陆小曼登台时,“唐瑛女士,连到二日,专看陆小曼女士之戏,看毕即行”。甚至说:“彩声愈多时,而唐女士之颊亦愈红。”


    云裳是谁开的

    唱戏之外,名女人还需有事业,但“女子职业是当代一个大问题”,于是唐瑛、陆小曼等人决定合开时装公司。

    张幼仪多次称云裳是她一手创办的,从当时报道看,事实并非如此。

    在1927年8月10日《申报》上,周瘦鹃(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在《云想衣裳记》中明确写道:“云裳公司者专制妇女新装事业之新式衣肆也。创办者为名媛唐瑛、陆小曼二女士与徐志摩、宋春舫、张(江)小鹣、张宇九、张景秋诸君子……任总招待者为唐瑛、陆小曼二女士,交际社会中之南斗星北斗星也。”

    周瘦鹃是云裳股东之一。几天后,他在《上海画报》上,进一步写明徐志摩、唐瑛为云裳的常务董事,宋春舫是董事长,陆小曼、唐瑛任特别顾问。

    早在8月3日,徐志摩在给周作人的信中便写道:“新办两家店铺,新月书店老兄有得听到,还有一片云裳公司,专为小姐娘们出主意,老兄不笑话吗?”

    梁实秋在6月28日《时事新报》上,也曾写过《记云裳公司》,称:“唐瑛、陆小曼、胡适之、徐志摩诸君所发起之云裳公司,现虽尚未开幕,社会人士却极注意。”不知为何,梁实秋晚年的说法竟完全相反。

    连远在北京的鲁迅也听说此事,在给友人信中讽刺道:“听说《语丝》在北京被禁止了,正人君子们在此却都很得意,他们除开了新月书店外,还开了一个衣服店,叫‘云裳’,‘云想衣裳花想容’,自然是专供给小姐太太们的。”


    时装设计被说成像大苍蝇

    云裳面世后,影响甚大。一是赶上1926年旗袍兴起之风,二是有社会名流参与,三是当时上海没有专为中高层女性量身订制服装的公司,云裳填补了这一空白。

    唐瑛本注重着装,一日要换三次衣服,“其一衣一饰,胥足为上海闺秀之楷模”,她设计了一款披肩,专门搭配旗袍,“类古钟形,表演时以手抱裹之,领腰部紧凑,则似印妇之裹巾而行,亦略能示体格之美”,流行一时。不过,该设计也被一些人挖苦为:“试垂手而立,则又如卫生部之大蝇模型,殊不雅观也。”

    云裳初期设计由名画家江小鹣主持,云裳的服装被赞为:“创式绘图和监制者多是一班于美术深有研究的人,他们凭着长期的研究所得再依着美术的原理自能创造出种种新式的装束。”

    紧跟世界时尚,所以云裳敢打这样的广告:“要穿最漂亮的衣服,到云裳去;要配最有意识的衣服,到云裳去;要想最精美的打扮,到云裳去;要个性最分明的式样,到云裳去。”

    云裳善借势。

    1927年7月16日至18日,为淡化“四一二大屠杀”,何应钦、白崇禧等人的夫人组织“妇女慰劳前敌兵士游艺会”。胡适表示“本人非国民党,亦不便高呼我总理也”,但3天都去参加了,且每次捐20元钱。陆小曼、唐瑛等人登台表演,唐瑛还用英语试唱京剧,徐志摩专门编辑、印刷了《特刊》。

    “游艺会”快结束时,唐瑛等人登台作时装表演,并抛撒云裳的广告卡片。


    张家变成了“接盘侠”

    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在上海大婚,传说用的是云裳服装,其实用的是云裳竞争对手鸿翔的服装。

    早在1917年,金鸿翔便创办了鸿翔西服公司,但直到1927年10月才开设时装部,做女装晚于云裳。但金鸿翔在创业前长期代工,熟悉现代服装设计,又重金购入国外时尚杂志,加以模仿,比江小鹣等艺术家设计更快,且更贴地气。蝴蝶、阮玲玉等电影明星“大有非鸿翔之衣不御之概,而鸿翔对于阮玲玉,亦熟知其身材大小,有所委制,不必问其尺寸,可以思量而得”。

    江小鹣曾留学法国和日本,堪称“中国雕塑界之泰斗”,与当时最著名的雕塑家李金发比,江早回国10年,且李金发以诗名,江则专注雕塑。

    江小鹣在法国时为赚学费,曾到铸像厂打工,成为当时中国少有的会铸铜像的艺术家。江曾为孙中山、蒋介石、黄兴、陈其美、谭延闿、哈同、陈师曾、龙云等人铸像,今武汉辛亥革命纪念馆前广场的孙中山铜像即为江的作品。谭延闿当国府主席时,想给江小鹣一个闲职,白拿薪水,江却说:“给我一个铜像做做,我倒是有兴趣的。”

    抗战期间,江小鹣因风寒去世,后因大炼钢铁,江的作品多遭毁坏。

    唐瑛、陆小曼平时应酬太多,无心经营,云裳又以小股东为主,初期资本只有一万元,到1928年底已亏折殆尽,急需四千元救急,最终很可能是张幼仪家买断云裳,让她当上了“总经理”。


    她最终躲回残破的小天地中

    据《小脚与西装》,张幼仪“因为接受了南京路上中国女子商业银行董事会的一再邀请,转去担任总经理之职,于是云裳公司就关门大吉”,这是1928年的事。

    可据《申报》1932年11月14日上刊载的《关于妇女职业的谈话》,作者专访了甘金荣(云裳创立时任董事兼艺术顾问,她的先生谭雅声曾任上海跑马厅总经理),甘称:“云裳是文艺界诸位先生费了几多心血的产物,如由它无人负责,而职其自然演化,结果是辜负了许多人的愿望,我便决心把它中兴起来。”可见云裳并未“关门大吉”。

    张幼仪说错不奇怪,《小脚与西装》中凡涉及林徽因、陆小曼的内容,均不可尽信。

    天马会成立10年时,凑了两台京剧,江小鹣拉陆小曼、徐志摩和翁端午演《玉堂春》。翁是世家子,擅按摩,陆小曼体弱,经翁治疗,有所好转,坊间传闻二人关系不正当。《玉堂春》的故事恰好有通奸内容,几家小报趁机兴风作浪、恶语伤人。陆、徐曾诉诸法庭,却未能取胜。

    经此挫折,陆小曼主动淡出交际圈,更顾不上云裳了。陆偶尔写戏评,推荐女角。徐志摩飞机失事后,陆像变了一个人,戏也不看了。

    陈定山在《春申旧闻》中记:“小曼的病,终日缠身,她掉了一口牙齿,从没有镶过一个。”陆小曼晚年头发经月不梳,且吸鸦片,翁端午将藏品卖尽供养她。二人并无名分,晚年风波不断,翁却始终不弃,也算有情有义。


来源:北京晚报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观看电影《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