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面孔 | 他们在顺义一年又一年,错过团圆

北青社区报顺义版2018-02-13 21:51:57

【新朋友】点击上面标题下面蓝字 “北青社区报(顺义版)” 快速关注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按钮,将本文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本报讯(记者 韩伟 实习记者 张然)除夕总是和那些美好的词语相伴,团圆,欢乐,祥和,温暖……,可是他们——警察、助产士、公交司机、餐厅厨师……在顺义这些年,他们多次舍弃与亲人的团聚,默默坚守。他们为了我们在除夕之夜“守夜”,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应该对他们心存一份感激,一份尊重,让他们感受到来自这个社会的暖。

01

精烹年夜饭 再累心也甘

▲厨师题振 6年没回家过年 

“饺子煮好了,快给客人端过去。”题振招呼着服务员,2008年到红菜坊餐馆学徒,他从小工干到厨师,已经6年没回山东老家过年了。说起春节不能回家过年,题振腼腆地说“这里比家更需要我。”

“过年回不了老家我都习惯了,不过说实在的,看客人爱吃我做的菜,只要客人满意,我再累,心里也是高兴的。”题振说道。红菜坊的外地厨师都有自己的拿手菜,正是因为大家的坚守,才让顺义百姓在饭店吃到的年夜饭更丰富。

“包饺子是我最拿手的,但是这么多年没给家里人做过年夜饭,心里很是愧疚。”说到这里,题振的眼眶红了。

02

除夕夜 我为“家人”保平安

▲民警郭希望 4年没回家过年 

“除夕夜在社区执勤,零点一过,看看天上的烟花,给父母和爱人打个电话,这年就算过了。”郭希望笑着说道,来自湖北襄阳的他,已经有4个年头没回家过年了。父母身体都不好,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可是社区民警就是这样,越赶节假日,越是忙碌。

因为他所负责的辖区内,有小商品市场,是烟花爆竹禁放单位,为了不出差错,他的注意力基本都集中在这里,直到夜空中没有了鞭炮声,他才抽出时间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去年除夕夜,我在执勤的时候,一名学生送给我一杯热饮,当时我心里别提多暖了。”郭希望回忆道,社区百姓都是我的家人,他们都能高高兴兴地过年,我心里看着舒服。

自2011年从警以来郭希望获得了顺义区“道德模范”,“高宝来式好民警”等荣誉称号,“有了这些认可,我再辛苦也是值得的。”郭希望说。

03

除夕夜,我送那些晚归人回家团聚

▲公交司机谷凤安 11年没回家过年

“11年没有回家过年了。”年近60的公交车司机谷凤安告诉记者,2006年他孤身一人从吉林到北京闯荡,在骏马公司上班至今,已有11年,而这些年里的每个除夕夜都是在车队中度过的。“父母妻儿都在老家,一年见不了两次,怎么可能不想呢?”谷凤安有些落寞地说。

每年除夕夜开车经过张灯结彩的大街时,听到窗外的爆竹声,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人们常说,‘父母在,不远游’,更何况我的父母已年近九十,我又能再陪伴他们几年呢,父母也总是催促我回家,不过明年我就退休啦,可以常伴家人了。”当每家老小欢聚一堂吃年夜饭的时候,谷凤安却总是在路上,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30才能收车,等开回车队,交完数据也要凌晨1点了,再和车队的同事们吃一顿团圆饺子,看看烟花,除夕就这样过去了。“不过,每当想到我们在岗位上的坚守能带给别人团圆时,心里就畅快多了。”谷凤安爽朗地笑了起来。

04

忙碌地诊室,来不及想家

▲护士王雪莲 9年没回家过年

“有9年的除夕夜都是在医院值班中度过的。”王雪莲今年38岁,是妇幼保健院的一名护士,从1999年8月入职至今,王雪莲做了18年的护士,她把无数个夜晚奉献给了医院、病人。王雪莲仍然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在除夕夜值班时,家中的孩子才刚满1周岁,从下午4点值班到第二天早上8点,忙地没时间给家人打电话。

“不过,如今的我早就习惯了过年不能和家人团聚的事儿,虽然思念家人,但是家里人也明白我的工作性质,都表示理解。”当被问到在医院如何过除夕时,王雪莲腼腆地微微一笑说,“几乎整个夜晚都在给病人扎针输液,忙起来连时间都会忘记,但看到这些病人能通过我们的救治减轻些疼痛,得到的幸福感不是吃几个团圆饺子能比的。”

编辑/项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