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官方回应北京雾霾现耐药“超级菌”:对人体无害

天津健康教育2018-05-15 13:13:23

官方回应北京雾霾现耐药“超级菌”:对人体无害

核心事实

针对北京空气样本中发现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Joakim Larsson表示,只有同时满足三个条件时,这种情况才令人担忧:一是这种细菌在空气中具有活性;二是这些细菌具有致病性;三是空气中这些细菌的密度足够高。



近日,“北京雾霾发现耐药菌‘人类最后的抗生素’将束手无策”的文章引发关注。该文章转发了一篇发表于国际期刊《Microbiome(微生物)》的关于抗生素耐药性的研究成果,研究提到北京雾霾的样本含有“最多种类的抗生素的耐药基因”;北京雾霾是唯一“含有几种针对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的样本,而这种抗生素被广泛用于治疗很多重大疾病,因此文章称其为“一种可最后求助的抗生素”。

记者就此联系上该文献作者——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主任Joakim Larsson。Joakim Larsson表示,抗生素耐药性基因不会对人体带来直接影响,且这种现象并非北京或中国独有,很有可能普遍存在。

北京市卫计委昨日援引专家说法介绍,细菌的耐药性和致病性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耐药性的增加不意味着致病性的增强。

研究团队


耐药菌不会对人类产生直接影响


这份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论文,从人类、动物和全世界不同环境共收集了864份DNA样本,其中14份空气样本均来自北京雾霾。分析结果称,相比泥土、水等外部环境,北京空气中的微生物群落含有的已知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种类最多,平均有64.4种。

对此,有人担忧,雾霾中发现的抗生素耐药性基因,会不会使人体产生耐药性,或对人体产生危害?

Joakim Larsson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些都是细菌基因,它们使细菌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只有出现在有活性的致病性细菌中时才会成为问题,不会对人类产生直接影响。

针对北京空气样本中发现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Joakim Larsson表示,只有同时满足三个条件时,这种情况才令人担忧:一是这种细菌在空气中具有活性;二是这些细菌具有致病性;三是空气中这些细菌的密度足够高。

而之所以选择北京的样本,他表示,因为这些样本是唯一能达到该研究的入选标准的。

市卫计委


耐药性增加不意味着致病性增强


昨日,北京市卫计委援引专家观点解释称,在我们周围环境中,有大量的细菌存在,不仅在空气中,在口腔、鼻腔、呼吸道、胃肠道,都存在细菌或真菌,它们对人体是没害的,大量细菌和我们是共生共存的关系。

该专家指出,细菌的耐药性和致病性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耐药性的增加不意味着致病性的增强。人体自身具有免疫力,这些细菌大多数对正常人没有致病力,甚至有些细菌是有益的。

“人类的总数比以前增加了许多,寿命越来越长,是显而易见的。”他说。

■ 焦点


耐药菌是什么,来自哪里?


北大基础医学院免疫系教授王月丹表示,论文中所说抗生素耐药性基因指的应该是带有耐药基因的细菌,而不只是带有耐药基因的质粒。如果只是基因的质粒,那么就不存在危险,因为它不是生物体,不会传播,也不会导致疾病。

王月丹说,耐药菌的来源有很多可能,比如医院,比如基因工程生产过程,甚至普通人的肠道里都存在耐药菌。

“污水处理厂可能是耐药菌产生的重灾区。”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表示,污水处理厂在处理人体排泄物时会产生挥发性气溶胶物质,不可避免会携带微生物,包括耐药菌。耐药菌就这样随着气溶胶进入大气。

“对于污水处理厂周边空气是否存在耐药菌,其数量种类有多少,目前并没有监测。”彭应登表示,只能说是最大可能来源。


空气中耐药菌危害何在?


“我觉得公众对这个事儿,没有必要恐慌。”王月丹说,因为细菌在空气中无处不在,耐药细菌也可以像其他细菌一样在空气中生存,甚至播散。“这再正常不过的了”。

“我们机体对抗细菌,主要还是依靠自身的免疫系统,而不是抗生素,细菌可以耐药,但不能耐受免疫系统。”王月丹说,耐药菌只是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不会对人体免疫力产生破坏。

王月丹解释说,细菌进入人体后,会先“找房子”企图居住下来,但如果免疫系统工作,这些细菌就待不住,要么会被人体排泄出去,要么被其他菌群消灭,成不了“气候”。


耐药菌是否广泛存在?


王月丹表示,耐药菌在大气、水、土壤等自然环境中广泛存在,不只是北京或中国才有的现象,全世界都是如此。此次论文也声明,在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的数量上,北京与美国的两个城市数量相当,只是种类更多一些。

“地球是一体的,没有世外桃源”。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副研究员付彦说,耐药菌的存在是普遍现象,只不过受人口密度不同、流动性大小等因素影响,不同地区在数量种类上有些差异。

付彦表示,耐药菌是很久以来一直存在的问题,和抗生素滥用有密切关联。为了防止抗生素滥用,卫生部门将抗生素列为处方药,需要达到“用药指征”,比如化验证明是细菌感染,才能使用。

“但即使这样,也不能完全杜绝抗生素的滥用。”付彦说,在人的食物来源中,都在不同程度地使用抗生素。


抗生素存在“最后的稻草”?

对于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是抗生素里“最后的稻草”的说法,付彦表示,细菌是低等生物,易发生变异,抗生素在杀死大批细菌的同时,也会有一些细菌留存下来,成为耐药菌。

“耐药菌是细菌在被消灭的过程中存在一个不断升级、筛选的结果”,付彦表示,但与此同时,抗生素也在不断升级,从传统的青霉素,到后来的先锋1号,先锋2号等,不应该说某一种抗生素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就像杀毒软件和病毒的关系,细菌在升级,抗生素也在升级。”付彦表示。

“对人体来说,细菌和病毒比起来,还是相对好对付。”付彦说,比如艾滋病毒,乙肝病毒等,人类至今也没强力彻底杀灭病毒的手段。

新京报记者 沙璐 王硕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