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HD大家 ▎门“道”

楼主:湖南设计 时间:2018-05-15 01:42:11

门“道”

On door


蒋涤非/JIANG Difei

人是悬挂在他自己编织的具有意义的 "网  "上的动物。

                                        — — 马克斯·韦伯

谈到西方之 “门”,齐美尔指出:“门在屋内空间与外界空间之间架起了一层活动挡板, 维持着内部和外部的分离……墙是死的,而门却是活的:自己给自己设置屏障是人类的本能,但这又是灵活的,人们完全可以消陈屏障,置身于屏障之外……因此,门就成为人们本应或可以长久站立的交界点。门将有限单元和无限空间联系起来。通过门使有界和无界相互交界。它们并非交界于墙壁这一死板的几何形式,而是交界于门这一永久可交换的形式。这是西方概念中的“门” [图1] 。它是“灵活的”,是“永久可变换的形式” ,也就是具有实际功用的整体建筑物中的一个“活动挡板”。



图 1  西方概念中的“门”

西方还有另一种意义上的门一一凯旋门,这是一种象征物,本身并不具有限定空间、组合空间的具体功用,其实与其说是门,勿宁说是一种象征胜利意志的雕塑。所以在西方,只有第一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门”,它是附属于墙,附属于建筑物的, 因而设计“门”自然不能显示出专注于空间与形体的建筑师们的当行本领。在对西方文化思潮的大量引进中,“门”的设计少有人提及。


在对中国古建筑设计意匠、设计原理的阐释方面,李允鉌先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十分强调中国古典建筑中“门”的作用,他在《华夏意匠》中作了如下评述:

——“门” 和“堂” 的分立是中国建筑很主要的特色

——“门”制成为中国建筑平面组的中心环节

——中国建筑的“门”担负着引导和带领整个主题的任务

——中国建筑的“门” ,同时也代表着一个平面组织的段落或者层次[图2]

图 2  北京天安门

他甚至直截了当地说:“中国古典建筑就是一种‘门’的艺术。”“门”在中国建筑组群构成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一处处建筑组群需要大门、边门、后门,一进进庭院需要院门、旁门、角门。内向、多进组台的庭院式布局,自然带来了各式各样、数量繁多的单体门品类。


唐代著名诗人杜牧在《过华清宫》写道:“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千”“门”成为重要的城市意向。


对门在中国建筑组群布局中的作用,侯幼彬先生在《中国建筑美学》中作了详尽的叙述。“门”起着十分重要的铺垫作用:① 构成门面形象;② 组构入口前导;⑧ 衬托主体殿堂;④ 增加纵深进落;⑤标志庭院层次[图3]。


图 3   “门 ”在中国建筑组群布局中起着重要的铺垫作用

中国庭院式建筑对单体门的调度的确达到匠心独运的纯熟境地。在中国古建筑中重视门,有其深刻的社会伦理内涵。儒家的核心是礼制,就是维系天地人伦上下尊卑的宇宙秩序和社会秩序的准则 ,它深刻体现在中国古代建筑之中。而“门”是这一影响最深刻的表现形式之一。中国社会制度结构与宗教关系及宗法制度密不可分, 中国的“家”、“国” 同构是等级宗法制度的直接结果,社会上一个个“个人”,是以“家”的面貌出场,作为“家”的符号。鲁迅先生在《家庭为中国之基本》中提到“国”只不过是放大了的“家” ,所以在中国,建都城与营造自家庭院,都首先重视“门”[图4]。《周礼·考工记》就载有:“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


图 4  鲁迅先生在《家庭为中国之基本》中提到“国”只不过是放大了的“家” ,所以在中国,建都城与营造自家庭院,都首先重视“门”

私家庭院的门更是十分考究。而宗教制度的体现是严格的等级制度和长幼尊卑观念,这造成了“门”的形制的多样化,也造成了“门” 的定型化。在中国,“门” 往往昭示的是等级和地位,有“朱门”也有“柴门”……


在当代中国,“门”往往成为建筑“思想”的外泄,是建筑趣味的风向标, 是建筑活动的“点睛之笔”。当代中国,作为社会结构细胞仍然主要是“单位”,也即:“大家”,每个“单位”都力图营造出“家” 的感觉,“门”也就成为内与外的分界重要标志,是单位“面子”的象征,往往不惜工本,“语不惊人誓不休”。这样,假建筑师之手,“门”集中折射出建筑者及建筑师的伦理价值观念。


中国的现代化与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之间有一个十分大的时代落差。我们是在西方工业文明已经高度发达,并开始向后工业文明过渡时才开始向工业文明过渡,这种历史错位,使得原本以历时的形态依次更替的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和后工业文明在置身于开放的世界体系之中的中国社会里,转化为共时的存在形态。与此相适应,以人与自然的自在和原始的“合一”为内涵的传统农业文明的文化精神,以技术理性和人本精神为内涵的现代工业的文化精神以及消解主体性、解构自我、重建人与自然的统一为特征的后工业文明的文化精神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同时出现,同时从不同角度冲撞、挤压、困惑着中国民众。所以在“门”的设计上各种风格纷呈,有西洋古典、中国古典、现代派简洁的体块穿插[图5]。有后现代的标号拼贴,有解构主义的“突变、奇绝、散乱”,反映出整个社会的多元价值规范。而我们同时也看到,在西方建筑文化影响下,中国当代建筑师对“门”的重视有相当程度的减弱。


图 5  风格各异的“门“

面对“门”概念的变化和纷呈的“门”的样式,我们不必担心我们的文化传统会丢失。来自血脉相传的传统基因,是绝不会自动消亡的。笔者相信“门”作为中国古典建筑的核心艺术之一,作为儒家“礼制”传统的象征物之一,在中国不会消亡。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强大,“东风西渐”之时,在充分吸收了西方文化“养料”之后,一个完整、健全的新的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格一定会自立起来,完成真正意义上的中国“门”的回归。



 HD院长 蒋涤非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