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20160921·人类学】郭于华:问题引导下的田野调查与研究

楼主:人类学乾坤 时间:2018-05-15 01:29:35

作者简介】郭于华,北京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编者按】作为经典研究范式的民族志与民俗志,近些年来在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等多学科的对话中越来越受到学者们的关注,特别是在中国民间文化研究已成为“显学”的当代,随着田野调查的普遍展开,民族志、民俗志的书写也成为绕不开的一个核心话题。2006年12月16日至17日,由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北京师范大学民俗文化普查与研究中心、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主办了“民族志·民俗志的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三十多位民俗学界、人类学界的知名学者围绕“民族志·民俗志的理论与实践”这一议题展开了充分而热烈的讨论。由于篇幅所限,本期摘引的发言主要涉及“民族志”与“民俗志”的概念辨析和学理渊源、“民族志”与“民俗志”各自的学科定位、民族志的书写和表述、民俗志的地方性、多村落的民俗学调查、“在地化”研究的得失等几个方面的问题,以飨读者。





在科学研究领域中,作为研究者的任务就是提出问题和回答问题。这应该是学术研究的本质。我觉得,在这里说这个问题,好像大家都会觉得不言而喻,学术研究当然是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但是,目前的研究现实告诉我们,这不是一个不言而喻和老生常谈的问题。实际上,许多的所谓研究成果都是没有问题意识的。刚才大家多多少少都涉及到这个问题。如果一个学术研究没有问题意识那就不叫学术研究,没有问题意识最终写出来的东西就会成为新闻报道,会成为政策分析,会成为情况描述,会成为故事讲述。如果你没有问题来引导的话,那么一个学术的独特性和本质就表现不出来。

有时候我们在跟学生探讨,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如果你的研究提出了一个好的问题,这个研究就会成功了一半。这涉及到我们对学术研究本质的认识。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有这样的作品,吃了很多苦花了很多时间,用了很多复杂的数字、公式、图表,用了深奥艰涩的语言表述,最后却陈述了一个众所周知的东西。比如说有些人用了一个很大的篇幅告诉我们一个结论,说汉民族的血缘关系是父系的,是血浓于水的。也有很多这样的研究,比如说用很多数据或公式告诉我们,大众传媒对青少年和儿童的行为有重要影响。在很多学科中,比如社会学、人类学中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刚才举的是人类学的例子。社会学的一些研究可能用了大笔的科研经费去研究亲属关系,研究代际之间的互助,研究子女对父母的赡养和照顾,可能用了很多数据、统计,最后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子女数量越多,每个人分担的对父母的资助就越少。很多研究都在做这样的事。我们不满意的也就在这个地方,我们需要对学术研究的本质有一个清楚的认识。有的人认为,学术研究不就是把一个常识、常理用学术语言表达出来吗?如果这样,学术研究就没有必要存在,因为如果你讲述一个故事,描述一个情况,你可能不如一个新闻记者描述得好,不如一个民间故事讲述人讲得生动、鲜活。

要么你对一个未知的事物去进行分析和解释,回答它是什么。要么你对事物何以如此,你对它这种内在的机制逻辑和因果关系进行阐释,回答一个为什么的问题。还有一个层面,对于一些定论,要对它进行重新思考,你要推翻它,要去证伪。你要回答的是它不是什么。所以学术研究要有所为在于,它必须回答是什么,为什么,或不是什么。绝不能用晦涩难懂的行话,貌似科学的数字、公式和图表去重新叙述一个常识。民族志和民俗志同样应该提出问题,回答问题,在回答问题中构建理论。应该是问题决定方法,而不是方法决定问题。

这里涉及到如何提问,什么问题才是好问题。好问题应该是中国社会文化现实中的真问题和重要的问题,而且应该是有学术意义和学术潜力,能够与相关理论构成对话的要命而有趣的问题。民俗学作为一个现代学科,要生存和发展,同样必须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可以举例来说一下如何提问。前几年我们系的一个研究生曾经做了一个研究,研究的题目是《网络的生产:以一个地方性黑市经济的演化为关键案例》。他的研究是从经验发现开始,在田野中,他发现了一个私烟生产集团,又因为一些特殊的关系了解到其中的很多内幕。大家知道社会资本和社会网络理论在社会学中是一个很重要的理论,研究的人很多,也非常热门,但是原有的比较成熟的理论都在谈对既存社会网络的利用,恰恰没有关注作为社会资本的社会网络是从何而来的,是怎么生成建构起来的。她的问题就从这入手。通过这个关键案例回答社会网络怎么来的问题。这个研究是当年我们系最好的一篇学生论文,是一个成功的研究。一个好的问题才能引导出一个好的研究。同样,田野工作也应该有这种问题意识,我们不能带着一个空空如也的大脑去做田野。田野作业和民族志应该是在一个明确的问题意识引导下,在相关理论的指导下去进行的,这样田野调查才是有效有意义的。人类学研究和民族志研究已经脱离了它的传统时代,不可能再是一个猎奇的东西。在这样一个现代化、全球化的世界当中,甚至是一个后现代的世界当中,已经无奇可猎,也不可能是一个单纯描述的东西。新闻和文学会有更生动更准确的描述。我们的工作是去回答要命而有趣的问题,并通过问题的回答去进行理论的推进和创建。

 

【来源】民间文化论坛,2007,01:28-29.

 

延伸阅读


点击文章题目即可浏览全文



[1]【20160901·学术资讯】人类学乾坤·2016年·8月号目录

[2]【20160902·人类学】王明珂:游移于边缘、边界的田野

[3]【20160903·人类学】阎云翔《小地方与大议题:用民族志方法探索世界社会》

[4]【20160904·人类学】杜靖:走向田野里的中国社会思想史研究——对现有社会思想史研究方法论的人类学反思

[5]【20160905·人类学】彭兆荣:民族志视野中“真实性”的多种样态

[6]【20160906·人类学】彭兆荣:实验民族志语体

[7]【20160907·人类学】朱炳祥:《反思与重构:论“主体民族志”》

[8]【20160908·人类学】段颖:区域网络、族群关系与交往规范——基于中国西南与东南亚田野经验的讨论

[9]【20160909·人类学】范可:“海外关系”与闽南侨乡的民间传统复兴

[10]【20160910·人类学访谈】徐杰舜/问,朱炳祥/答:主体民族志与民族志范式变迁——人类学学者访谈录之七十九

[11]【20160911·人类学】王建民:民族志方法与中国人类学的发展——纪念费孝通、林耀华先生100周年诞辰

[12]【20160912·人类学】杨善华:田野调查中被访人叙述的意义诠释之前提

[13]【20160913·人类学】王铭铭:《三圈说——另一种世界观,另一种社会科学》

[14]【20160914·人类学】徐新建:回向“整体人类学”——以中国情景而论的简纲

[15]【20160915·人类学】彭兆荣:人类学研究之于“和谐关系”

[16]【20160916·人类学】人类学与流域文明·第十五届人类学高级论坛·议程

[17]【20160917·人类学】许烺光:《文化与行为》

[18]【20160918·人类学】高丙中:“民俗志”与“民族志”的使用对于民俗学的当下意义

[19]【20160919·人类学】王建民:论研究方法和方法论在人类学学科建设中的地位

[20]【20160920·人类学】张小军:《三足鼎立:民族志的田野、理论和方法》


※ 温馨提示 ※

欢迎您访问“人类学乾坤网:www.ca101.cn”,微信公众号:ca101cn ,微信公众号投稿信箱:ca101@qq.com。

您可向公众号:ca101cn,分别回复关键词:费孝通,岑家梧,李亦园,乔健,王明珂,徐杰舜、周大鸣,彭兆荣,徐新建,范可,张小军,王铭铭,景军,陈志明,滕星,麻国庆,赵旭东,关凯,孙九霞,刘珩,段颖,等,将收到这些学者的相关学术文章。

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