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别哭,夏日的玫瑰,一切都会消逝

国王的湖2018-06-12 02:53:30

一条像柏林的街道。


在酒别重逢(一)

2017-04-08 10:35:29


当我们唱起《美丽世界的孤儿》这首煽情摇滚歌曲的时候,二十九岁的余令很快就哭了起来。

我们继续喝着。他也端起杯子,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啤酒,师飞,我,他,我们三个人又干了这杯啤酒。余令两行清泪还挂在三角形的脸上,戴着眼镜——那时我的眼镜早已被风吹跑了。我们都没怎么安慰,我只是说,“没什么啦,大当家,继续坚持下去,直到不能坚持”。

生活就是这样,常常还不是凑活啊,回忆啊,坚持啊,跳一跳,很快都过去了。

我们接二连三喝着酒。喝完白酒又喝啤酒。

有一种白酒很便宜,只有二十二块,味道和一百五十八的牛栏山二锅头并没有多大区别。我已经记得这种酒,下回要去北京找一找。

喝了三瓶。

余令哭大概是感到有点委屈。年轻啦,人到中年啦,很快而立啦,青春啦。风筝一样过日子。

现在我们谈一点理想。中南大学的师飞同班同学余令毕业后没有从事文学工作,没有离开河西大学城。他在天马医院三岔路口的西南角上开了一家介于酒吧和餐馆之间的“吧”,叫做什么来着——酒别重逢。一直守着这家叫做酒别重逢的店,等着别人来喝酒,他自己也喝酒。


朋友们来相会,在酒别重逢。


酒别重逢挨着一条马路,马队对面是一面很长的涂鸦墙,墙后面大概是工地。那是晚上,我的朋友说,“这条街多像柏林啊”。

不知道我们去没去过柏林。

五号的晚上,我们来到酒别重逢,喝酒,唱歌,过文艺生活。老朋友大刀王五和她年轻的朋友们比我们先到,先于我们在那里聊天,喝酒唱歌。我进去的时候,有人在那里唱一首不知道名字的歌。后来我也加入进去,开嗓唱了几首,《松花江上》,《麦克》,《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都是老歌,抒情。

我们继续喝酒喝聊天,围着余令家的火塘,火塘里面是灰烬。我们围着灰烬喝啤酒,年龄的脸在我周围说着话,让我试着回忆他们的名字……唉,除了熟悉的人,外加一个二姐,谁想不起来了。

罢了,下回去了再说吧。

河西是个很文艺的地方,人很多,主要是年轻人。师飞带着我坐车经过中南大学院内,他说对面生活着三万人——三万人现在要去上课,骑着单车和摩托车向我们走来。

师飞和邓海军都说,“如今的妹子真好看啊——”。

如果你来到河西,一定要去“酒别重逢”坐坐,喝两杯白啤酒,和掌柜的聊聊天。

这样,余令就会少哭一点,即便我们又唱起来了:

宝贝,请靠近我,我感觉冷,我感觉疼;

街上车辆穿梭,好像在寻找什么,这多像我们的梦……

(年轻时汪峰曾写过不少好歌)

国 王 的 
美丽的人生,纯正的精神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