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高考 | 出分前夜的故事

楼主:十一维 时间:2017-11-14 09:55:07

戳上方“十一维”,关注一个有趣的地方
明天,就又是一年高考出分的时候了。今年由于一些原因,我又有机会接触到高三年级的一些学弟学妹们。自己四年前的回忆,也变得格外清晰。别看我现在谈起当年是如此潇洒,曾经,我们等待着那个分数,也像是等待着自己的未来被宣判——后来才知道,未来那么长,一个高考完全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四年过去,当年的那个分数,我都快记不清楚了。不过两年高考出分前夜的故事,还是值得讲一讲。

第一年:篝火与国际歌
第一年高考出分前的那个晚上,我和三十来个人一起,围着一推篝火唱《国际歌》。

那是我们高中的毕业旅行。我们住在山间的一座农家院里。晚饭后,我们生起一堆篝火,围着它站成一圈。然后,篝火边的所有人朝着一个方向绕圈,边绕边进行某种类似于击鼓传花的游戏,宛如某种邪教仪式。轮到我表演节目时,我竟然唱了一首法语的《国际歌》。其实那首歌是我那年几乎每天都要听的曲子。我听的《国际歌》是进行曲的版本,节奏铿锵有力。在单调的生活中,那个旋律是我每天睁开眼的动力。那天在篝火边,我觉得好像只有那个旋律可以勾勒出我心中青春的样子。火星从篝火中升起,把那个青春的样子永远地刻在了夜空。


那天,正好是我们班一个同学的生日,但那个同学由于某些事情没能来我们的毕业旅行。我还记得我们相约同时给她发生日祝福短信——是三十多个人一起发。现在想来,也许她早已不太记得自己当年的高考分数,却还会记得出分前夜收到三十多条祝福短信时的心情吧。


第二年:端午日,汨罗江
复读的那年,我在一张语文卷子上看到了这首《小重山·端午》: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共儿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惆怅,谁复吊沅湘?
往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星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
那句“谁复吊沅湘”直戳我心。我瞬间觉得真应该在端午日抛开其他的一切,跑到汨罗江畔,好好凭吊一番屈原。我于是给四个最好的朋友发了四条短信,内容是一样的:“今年端午日,共赴汨罗江,读《离骚》,吊屈原,怎么样?”没想到我收到了四个干脆利落的“好”。

于是那年端午,我们五个就这样专程从北京来到汨罗,准备在端午节当天,在汨罗江边朗诵《离骚》全文,然后到屈子祠凭吊故人。谁知那年端午正是高考出分的日子。于是行前,我在复读学校的同学们纷纷劝告我:“千万别跳”

分数是正午十二点公布。11:00,我们五个正在从汨罗镇去往屈子祠的路上。那个时候我其实真的一点也不紧张。可是坐在车上的另外四个人一直在说:“还有一个小时”“还有半个小时”“听说北京状元出来了”,好像在等的成绩不是我的,而是他们自己的一样。11:40,我们到了屈子祠。五个人散落在祠堂的各处参观。我记得祠堂里有一组石碑,上面刻着屈原的诗,从《九歌》到《天问》一应俱全。临近12:00的时候,我正沿着那组石碑一座一座地读者上面的诗。我记得,是读到《湘夫人》那座石碑的时候,我收到的那条通知高考成绩的消息——嗯,是好消息。我不知道四个同行的朋友在哪,只好用我最大的声音,把我的分数喊给他们听。然后我听到四声欢呼,从屈子祠的四个方向传过来,每一个声音,都好像比我本人更加激动。我们五个人像疯子一样在那座祠堂里欢呼,好像连两千年前的诗人,也在替我们高兴。

人生,有朋友若此,夫复何求?

四年之后
四年之后,又是端午。当年一起在汨罗江畔读《离骚》的我们,已是天各一方。然而我却依然觉得,《离骚》应该被朗读,屈原应该被纪念。因为两千年过去了,屈子的诗中,诉得还是我们心底的苦。多少年之后,当有人嘲笑我们太傻太天真,问谁能再喊一句:“余固知蹇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所以今年端午,我再次和朋友一起,朗诵了《离骚》。这一次是和清华的骚人们。不过端午前两天,我听说四年前和我同去汨罗的朋友回到了北京。我问他:今年端午,来清华和我再读一次《离骚》吧?他说,好啊。于是,四年之后,我们再次在屈原的诗句中相聚。


所以说:浪才是青春的主旋律~ 分数什么的,take it easy吧:)


谢谢大家喜欢我上一篇高考回忆:高考 | 四年后你还会记得什么?——尤其感谢投喂热牛奶的朋友们。如果你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想讲,可以给十一维君的邮箱elevendimension@126.com投稿,把你的故事讲给我们听。


十一维
微信号:cosmos_eleven
昌婷开辟的十一维空间
为你传送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