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霍建华的痛点和林心如的钝感

楼主:闫红和陈思呈 时间:2018-06-12 01:26:27

只是她虽然身形柔弱,却有一种大踏步行走的风姿,一个想走得更远的人,是不容许自己背负那么多的没用的东西的。痛点那么多,你还怎么自由。


(一)

霍建华和林心如终成眷属,围观群众大多予以祝福,但同时也有哀声一片:“老公结婚了,新娘不是我”,有人真的这么去跟林心如说,林心如笑言:“那么他是你的前夫了。”有点打趣,而且不见外。

 

你看,霍建华行走娱乐圈多年,眼前俱是千娇百媚,最后却情归林心如,不是没有道理的。霍建华父母离异,不相往来,他的哥哥跟他也很多年不见面,他的老干部姿态里,似乎有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紧张感。林心如却是一个异常舒缓的人,温和,愉悦,不紧绷,在风云诡谲的江湖上,她以不变应万变,轻而易举地化解了那些有形无形的刀光剑影。



 

第一次注意到林心如这一点,是在很多年前,那时《还珠格格》的热潮刚刚过去,但小燕子赵薇余威不减,哪儿哪儿都是她,相形之下,林心如就没有那么风光。两派粉丝互相不服气,成天对骂到连琼瑶都头疼,这种情况下,作为当事人很难不尴尬,偏偏爱挑事的媒体看热闹不怕事大,某次,在一个访谈节目中,我看到记者问林心如,你现在没有赵薇红,你怎么看?

 

这是个恶意满满的问题,并且提示了更多的恶意,即使涵养好一点,也只会是强压心头怒火,敷衍过去而已,但林心如脸上的笑靥却变得更深了,她自嘲地笑着,说,啊?我一直以为我更红。这话说得不亢不卑,那点自嘲,又显示出她的幽默感与强大的抗压能力。到如今,她和赵薇依旧是好友,她们的粉丝,也早已化干戈为玉帛,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同时起步,经常被人拿来比较的女明星,能够如此心无芥蒂并不容易,娱乐圈挨挨挤挤,竞争太强烈,稍不小心,就会被后来者居上,没有谁能够心清如水人淡如菊。林心如的了不起之处在于,她分得清要强与不必要的争强好胜之间的差别,她自己没有伤口,就不会觉得痛。

 

如果说,那些本来可能存在的芥蒂,都是些微妙心理,正面处理并不困难,那么,她和琼瑶能维持这份良好关系,真是她的高情商使然。

 

都知道当年拍《还珠格格1》的时候,琼瑶对林心如很不满,要求导演换人,导演不同意。那段对峙的时间,林心如心情很坏,赵薇请她吃北京烤鸭,并在天安门前合影,两人都做好了分手的准备。虽然后来峰回路转,却也很难不在心头留下阴影,但多少年之后,琼瑶说,林心如是还珠三姝里,最经常来看她的一位。这固然因为唯独林心如在台湾,可若她在感恩的同时也念旧恶,两人的关系,怎么着也没法这样自然。



 

这年头每个人活得都不易,女明星能从万千粉黛里厮杀出来,大多都有一堆的旧怨新仇,有的人,过了很久还不能放下,不厚道地说,每次看伊能静在微博上以视频以长微博强劲晒幸福,吐气如兰教她的“静闺蜜”(她这么称呼她的粉丝)如何创建幸福人生,都怀疑她心里真正的观众,都是她坎坷人生路上,每一个对她缺乏善意的人。过去种种,依然是她今天的痛点,她却是想让自己显得温柔,就越是显示出她内心的紧绷。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众所周知,伊能静的原生家庭很不幸,但林心如同样是成长于单亲家庭,如若她想对自己扮演一个受过伤的人,也可以找到很多理由。只是她虽然身形柔弱,却有一种大踏步行走的风姿,一个想走得更远的人,是不容许自己背负那么多的没用的东西的。痛点那么多,你还怎么自由。

 
(二)



不不,我对伊能静也没有恶意,相反,我所以会感觉到伊能静的紧绷,也许,正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个紧绷的人,我太知道,紧绷者的苦。

 

我的朋友Z与我正相反,在他人的态度里,她不怎么设置恶意选项,又或者,就算别人有少少恶意,她也觉得没什么。我曾和她出去旅游,路上她想泡杯茶,居然径直跑到一家茶叶店里去讨热水,还很开心地跟人讨论了一下茶叶,然后全身而退。

 

这在我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我会担心人家拒绝,Z说:“就算被拒绝,你也没有损失什么嘛。”可是,被拒绝本身,难道不是一种损失?

 

Z可不会这么想,在某小吃街上,我老远看见推销者的身影就试图绕开,S却对各种试吃来者不拒,后来干脆化被动为主动,看见人家摊子上有些零碎的疑似专供试吃的零食,就会伸出手去,看得我心惊肉跳,屡屡出言阻拦,她若无其事地一笑,依旧我行我素。果然有店家对她说:“你不买不要尝。”我还没来得及替她难堪,她回头对我一笑,说:“你看,人家也没骂我嘛。”我忍无可忍地说:“就这样你都不嫌丢人啊?”

 

虽这么说,我心里是羡慕她的,她心里一定不像我,动不动就风云际会如临大敌的,她屏蔽掉各种来者不善,心思笃定,活得从容,挤在公交车上一手抓着吊环也能看得进去哲学书,给她一个座位她随时就能睡着。她的放松让她眼神活泼、动作轻快,让她不容易被外部环境所挟持,纵它们花样百出,她自岿然不动,她过得多好啊。

 

我对Z有着不可企及的羡慕,我是她的反义词,有时凌晨两点半起来上厕所,突然想起某陈年旧事,五岁时的一场委屈,便一路辗转反侧下去了。尽管如此,我觉得我还不是最糟的,起码,我的那种紧绷,更多地体现在防御上,不会主动出击,即便有些不痛快,过会儿也就好了,伤害纵然多,却很难深入。

 

我见过那种进攻型的紧绷。有次参加一次游览活动,去的是一个有点偏僻的地方,主办方派给我们的导游,是一个还没有完全职业化的小姑娘,遣词造句都很有个性。参观结束时,我真诚地感谢了她,一转脸,却见与我同行的某媒体人一脸的不屑与怨怼。

 

接下来她大骂这个女孩势利,并且复盘了刚才她们之间的唇枪舌剑,说实话,她们过招时,我就在旁边,我根本没有听出她或者她言辞里的锋芒。那一瞬间,我对世界与自己都产生了深深的幻灭感,我的标签一向不是犀利敏感吗?为何会对近在身边的风波毫无察觉?我不愿承认是自己不够敏锐,我这样为自己开解:我不喜欢跟人发生纠纷,所以虽然心怀戒备,但这戒备也是壁垒,我躺在下面,听隔墙脚步杂沓,却并不想上前,跟敌人大战上五百回。

 

后来又遇到一些事,让我发现,像这样,比我痛点更多的人且比我更有攻击性的人,并不少,有人会被一个眼色深深伤害,有人能从最平淡的言辞里,分解出天大的阴谋,看他们暴跳如雷,咬牙切齿,像是被宫斗剧里的某个角色上身,我就暗自感到庆幸。起码,我知道我的弱小,知道愤怒出自我的无力,而那些随时准备去战斗的人,却是把自己的弱小视为强大,成天气急败坏左右逢敌的,多划不来啊。


 


(三)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成为这样的人。

 

有些伤害,是在被唤醒之后,才成其为伤害的。所以,有时候眼睁睁看着孩子被别的小朋友冷落欺负占上风,只要他没有感觉,我也就忍下一肚子气,不做任何提醒。实在气不过,就安慰自己说,痛点少的人才能够专注于更有价值的事情,精的跟猴儿似的孩子,表面上看,占了便宜,尝了甜头,但这是会上瘾的,一个老是惦记着占人上风的人,怎么可能有出息呢?

 

请原谅我的小心眼吧,作为一个天蝎座的妈妈,忍无可忍时,也只能这样开解自己了。

 

也许我有点过虑了,我娃是摩羯座,摩羯座内心似乎本来就比我强大得多。有次我们一道坐出租车,司机说话横冲直撞的,我愤然下车,娃在一边甚是不解,说:“也许他认为他有不高兴的理由,可你为什么要这么介意他这么认为呢?他又不会多要你钱,他的车也不会把你拉到其他地方去。“

 

是啊,他这么认为和我有什么关系?问题出在我身上,我认为司机的坏脾气是存心要凌驾于我之上,我主动接收了他的认知,并配合度极高地予以抵抗,导致的后果是我弄坏了自己的心情,还得站在路边再打一辆车,而我家的小摩羯,却内力十足地,在对方和自己之间划清了界限,对方的力量作用不到他身上。我愿意他就这么钝感力十足长大,不要在尝我吃过的那些苦。

 

可是,有时候,我也会困惑,完全没有痛点,会不会让一个人显得过于简单,没有层次呢?

 

比如黛玉和湘云,湘云英豪阔大,霁月光风,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不像林妹妹似的,眼泪都要流成海了。可是,这样的湘云固然可爱,却不像林妹妹,有缺失,易受伤,既感性,又锐感,令人好奇,并心生怜惜,非常迷人。带点痛感的人,总像是活得更深刻的样子,琼瑶剧里的男女主角,也是动不动就会悲伤起来,这使得痛感成了文艺青年的通行证兼墓志铭,即使貌端体健,有时也会不由自主地怒发冲冠或是愁眉深蹙——万一装着装着就成真的了呢?

 

紧绷会显得更认真,痛点亦有某种审美性,我们的文化里,更是将委屈当成了精粹,一个人要是太没心没肺,好像就很难朝深刻的路子上靠。这是两难,但我仍然希望我的孩子,摆脱这种困囿,删繁就简,轻装上路。其实,连黛玉后来都变得乐观开朗了很多,曹公以她,告诉我们要学会放下,那种少年式的紧绷感和痛点,格局终究是有限的,就算很美,也还是肤浅。

后台回复以下关键词,

可以查看对应精彩内容噢!


回复“吴亦凡”

 查看“就算分手,也请好好告别”
 
回复“王菲”
查看“王菲只是冒犯了他们凑合的人生”  
 
回复“陆远”
查看“年轻时,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一无所有的陆远”
 
回复“乔木”
查看“怎样面对已经成空的爱情”
 
回复“母亲”
查看“一个母亲给女儿做出的最好榜样”
 
回复“读书”
查看“读书能解决我所有的问题 ”
 
回复“古诗”
查看“儿子把我熟悉的诗句,重新教了我”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