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希望你对我的印象 像对肥肠一样

楼主:暴风摇滚 时间:2018-06-12 01:04:57

一盆葫芦头,在西安这个城市,是再平常不过的吃食,有人不够吃,得单切一盘肥肠,有人看着就恶心,从不向外人道明还有这样的食物。



吃啥补啥 在中医自己的理儿上是绝对站的住脚。《本草图经》上说道:主大小肠风热,治燥


吃便是吃,好吃就不顾其前世是为哪个主卖命。

所有令人喜恶分明的食物,都是有个性的,和人一样。


想起小学时期看骆驼祥子时留下的些许印象。什么世道艰难在那个时候还不能理解。看书是和吃饭一样,爱吃的遍可着劲吃,爱看的部分更是一遍一遍重复。

 

所以到如今我印象最深的仍是那祥子逃命出来,大口吞下去的老豆腐。

 

“坐在那里,他不忙了。眼前的一切都是熟悉的,可爱的,就是坐着死去,他仿佛也很乐意。歇了老半天,他到桥头吃了碗老豆腐:醋,酱油,花椒油,韭菜末,被热的雪白的豆腐一趟,发出定向美的味,香的是祥子要闭住气;捧着碗,看着那深绿色的韭菜末儿,他的手不住的哆嗦,吃了一口,豆腐吧身里烫出一条路他自己下手又加了两勺辣椒油。一碗吃完,他的汗已湿透了裤腰半闭着眼,把碗递出去:再来一碗 ”




老豆腐和韭菜末散发着发酵后时间的味道,想必也不是所有人都爱吃。可隔着纸张,我不住的去想,吃过饭、发了汗的祥子恐怕比取虎妞时还要幸福。


而当我真到了北京,什么天桥也不再复往昔辉煌。路边的小吃店也开始为了照顾四方漂泊之人,把豆腐脑的甜咸口都兼顾了。这样生意是有了,南北之争倒是仍然年复一年存在着,可祥子吃的那碗添了韭菜花的老豆腐,我始终是没找到。

 



我一度很钦佩菠萝这种水果


只因听说当你吃它时,他也在吃你。虽然生物上说是因为一种蛋白酶的作用。我倒是更愿意说是一种临死也要干个你死我活的傲然风骨。





因为倾佩,便更要多吃,如此它才死得其所。所以如今我再买了菠萝,便不用盐水泡过。人体最弱软的舌头在感受了又麻又涩的感受后,才体会一路走到食物链顶端的不易。

 

人喜欢一种食物有千万种理由,而讨厌是说不出的。

葱姜蒜在有的人眼里,就像是高雅人士绝口不提的屎尿屁一样,令人犯呕。


为人厌的食物,总是散发自己独有的味道。


有的空口嚼来就满是道不清的辛酸苦辣,有的只用白水焯过就已成一道菜。


不用耗费大把时光在那热油锅里走一趟,也不用别的食材的帮衬,独行于世人的饭桌上,心虽死了,倒是生前的体味还围绕着。

 

若为人像大白菜,土豆块一样平实,不论是煎炸烹煮怎么倒腾都顺着做饭人的意思来,放在什么场合也都合适,人人都接受的了,倒是应了中庸平和之意,可我还是愿做个粗俗的肥肠或者短暂生命的荠荠菜。爱上之人便有瘾,几日不见,数月不吃,就感到思念,甚至因此开始思乡,那便是剩下的人都嫌弃,也值了。

 

编辑/李圆

暴风摇滚编辑部出品

欢迎分享转发至朋友圈


肥肠人生 非常摇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