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湖南艺林】李燕辉: 淡红色的三角梅(散文)

湖南艺林2018-06-12 01:38:21
↑点击上方“湖南艺林”关注我们


作者简介

      李燕辉,女, 湖南平江县文联副主席 ,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作家.一九八六年开始文学创作.有小说散文百余万言在各种报刊杂志发表。曾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及毛泽东文学院高级理论研讨班,其文学专著《月夜山歌》《花开寂寞》《爱你,一个人的宗教》分别由湖南文艺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和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


                 淡红色的三角梅(散文)

 

              湖南 李燕辉

 

    我的书房紧靠阳台,打开窗户,阳光随着微风就探头探脑地摸进来了.在书桌上埋头看了一下午的书,脖子脑袋全酸了,这时的我便要站起身来,到凉台上抬抬脚手,伸伸懒腰。

最重要的是眼睛很累,累得我两眼昏花,一片模糊。我得站在凉台上向远处望,以安抚我那疲惫的双眼。

    就在这时,一株淡红色的三角梅就进入了我的眼帘。这盆三角梅在我的凉台上端坐了二月有余。刚来时,初春的气息刚刚闻到,她叶瓣稀少,三二朵小红花在稀落的叶间点缀着,有些羞涩,有些胆怯,在轻轻的微风里摇曳。

    雨水到来的时候,这株花儿便开始按耐不住的显山露水,她的叶片儿便开始由嫩绿变成深绿,她的枝杈儿便开始向外扩张,花儿也不再羞赦,就这样地肆无忌惮地,依着她的性子生长着美丽,我的眼帘里从此就鲜艳无比。

    三角梅的旁边种了二株绣球,这二株绣球,在春天到来的时候,枝繁叶茂,叶子是阔大的叶子,花朵是阔大的花朵,碟子那么大,圆圆的脸厐,灼灼的笑颜。红是那种艳红,在这个春季里,她的美丽便得到了至高无尚的滋养,她便因此骄傲,骄傲得不屑旁人对她的欣赏和赞美。

    但是过了这个季节后,她便开始隐退,花儿开始由艳红变浅,不再艳,不再鲜,接着花朵儿就要枯萎凋落了。

    母亲是极爱花的,家里凉台上所有的花都由她伺弄,趁着绣球花还没完全凋落,母亲便将她的花朵儿剪下来,整齐地放在花盆的边上,这样的一种美也让我心生陶醉,也让我心生    感伤。但从此这绣球花便不再开放,只等来年春天的到来。


    三角梅却从容而淡然地面对这世间的变迁,她既不疾妒绣球花开得过艳,也不感叹绣球花的美丽竟是如此短暂,她是不管不顾的,她只知道,一年四季里,她都要开着花朵,都要绿着她的心情,来面对这蓝天白云,大地尘埃。

    冬天来了,绣球花的叶子早落尽了,枝杈早就没有了柔软的风姿,光秃的枝杆,僵直地指向外面的天空,默默无语。尽管她的内心暗藏着力量,暗藏着希望,等待着来年的春天绽放,但此时依然抹不掉那恼人的萧煞,只有徒劳的伤感。

    三角梅就静静地开在凉台上那一小偶,风儿一起,叶片儿便如绿蝴碟般翻飞,也许有些孤独,也许她太单薄,不太起眼,蜂儿也不来这里采蜜,蝶儿也不来这里飞翔,……她是寂寞的,也是孤单的,但这并不影响她照样在冬天里那傲视群芳的姿态。

    夏天下过一场 大雨,这雨来得太急,夹着风呼呼地响,窗台上,花园里所有的花儿都在这场大雨中得到沐浴,我以为一场大雨洗涤过后,花儿会开得更艳,花香会蓄得更浓,谁知这些花儿却经受不住这么隆重的洗礼,纷纷倒伏,叶落花飞,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残花败柳。

我的三角梅却在这场风雨中,一千万次的倒伏,又一千万次挣扎着挺起,花瓣儿在这风中象翻飞的红蝴蝶,几次要脱枝飞离而去,然终究没有。在风中,花瓣儿在绿叶间飘动,象是在暴风骤雨的大海中行驶的小船,在波峰浪谷中颠簸着,起伏着,甚至颤抖着……

    阳光照上窗台的时候,我的三角梅安静地立在那里,她的柔软的枝条依旧鲜活,她的单薄的叶片儿依旧深绿,小小的花朵儿带着一身水株,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反射出淡淡的红色的光芒。

    这株三角梅是我的朋友送我的,她是一个心性高洁,心地纯净的美丽女子。

感谢她送我这株花草,不管春夏秋冬都在我的心上艳艳地生长着,照耀着我的精神。

  温馨提示:

1、来稿必须是没有在任何公众号上发表过的原创作品,并同时附作者简历和作者生活照一张,不得一稿多投。10天不见回复可另行处理。

2、本公众平台有赞赏功能,赞赏的一半支付作者稿酬,另一半用于维护平台。《中国艺林》和《作家园地》如有选用,只寄样刊,不再支付稿酬。

3、投稿后作者务必关注hnyL333公众号并加编辑txying111好友互动,否则无法支付稿酬责任自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