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声音∣许振超:不要叫我“副主席” 我的作用就是“快递”

微港口2018-06-19 04:09:29


  从青岛乘坐近5个小时的高铁后,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许振超来到山东代表团所在住地。身穿黑色夹克、个头高大、头发花白的他,今年67岁,是青岛前湾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工程技术部固机高级经理,是名普通工人,但他却还有另一重身份——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自2013年连任全国人大代表后,许振超当年还当选全国总工会兼职副主席。这让很多亲戚认为他当上了大官,但他说,实际上自己没有行政级别;当工人们有人称呼他“副主席”时,他果断地不让他们这么叫,称听了不舒服,因为自己始终是一名普通工人。

 

  出身于工人、为工人代言——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九年多来,许振超履职的初心未改。在驻地房间,他接受了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的独家专访,回顾了一路走来的履职之路。

 

  A 不要叫我“副主席”

 

  记者: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九年多来,所提的议案、建议主要关注哪些方面?

 

  许振超:主要是关注农民工、技术工人、职工培训、职工待遇、职工福利、职工权益这些方面,这其中,关于技术工人的议案、建议比较多,今年我就带来了一份关于制定中国职业技能开发法的议案。再就是比较关注社会民生领域,留守儿童的问题也关注过一些。

 

  记者:这些关于职工方面的议案、建议的素材是怎么来的?

 

  许振超:有的是我下去调研得来的,有的是群众给我写反映材料。因为我始终就是一名工人,和他们能聊到一块儿去,他们也都能跟我讲实话。

 

  我没当选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前,他们对我很信任,毕竟我那时也是全国人大代表,可以通过这一途径向国家反映。当选副主席后,因为我的这一身份,找我反映情况的就更多了。我有一个专门的收集通道——中国安全生产协会有本刊物,直接用我的名字设了一个“振超通道”栏目,职工有要反映的意见、建议直接寄到那里,然后刊物汇总给我。我每年能从中接触到大量的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信息。

 

  记者:当上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后,您身边的工人对您的称呼有变化吗?

 

  许振超:刚开始有人叫我“副主席”,我就对他们说“不要这么叫”,因为我觉得听了不舒服,我本来就是个普通工人嘛。所以,工人们都叫我“许队”或者叫“师傅”——因为都是我的小辈嘛。

 

  B 我的作用就是“快递”

 

  记者:您怎么看待自己“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总工会副主席”的双重身份?

 

  许振超:全国这么多工人,只有我们这几人当选兼职副主席,并且我还是全国人大代表,这是对我们的一种信任。实际上,我主要是代表广大职工反映他们的诉求,起到“快递”的作用——信息通过我到全国人大、全国总工会就快嘛。

 

  记者:在全国总工会有办公室吗?

 

  许振超:有一个,是三个兼职副主席共用一个办公室,里面每人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平时不用,开会时就用。

 

  记者:平时到北京开会多吗?

 

  许振超:不是很多。现在都在响应中央号召压缩会议,一年可能有三四次,主要是去开主席会议。

 

  记者:您有秘书吗?

 

  许振超:没有秘书。我现在的工作单位青岛前湾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是中外合资企业,我就是个工人,没有行政级别。实际上真要给你弄上行政级别,就麻烦了,你就不是工人了,身份就变了。所以我要保持工人身份,这更能反映广大职工的意志。

 

  记者:身份多了,有没有亲戚朋友觉得您当上了大官?

 

  许振超:是啊,有人这么认为,都来找我,我就告诉他们,我没有给你们办事的权力,也办不了。于是有的人很失望,甚至有点看法。但我很坦然。

 

  C 能做的就是为职工代言

 

  记者: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会议,您一般发言会说些什么?

 

  许振超:每次国务院各部委向人大常委会报告工作,我都是很认真讨论的,包括安全生产、特种设备等等。讨论时,我就会把我所发现的问题对比有关部门的报告,指出报告不足的地方。

 

  比如,一次修改法律的时候,有人提出放弃对特种设备的监管,我当时就坚决反对,我认为特种设备有很多特殊性,它的安全是个大问题,国家必须监管。

 

  再比方说,如今事故发生的原因主要是三个——违章指挥、违章操作、违反劳动纪律,而有些地方违章指挥相当严重,你只追究违反劳动纪律、违反操作规程,为什么不追究违章指挥?这时候,我就提出法律要体现公平。

 

  记者:现在职务比较多,平时的履职时间是怎么分配的?

 

  许振超:我在青岛的单位里是高级经理,我主要是做思想工作,灌输外边企业的先进理念,改变一些工人的观念。对于职工而言,接受新的理念对工作是非常有益的。

 

  其实,现在主要的时间还是放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履职上。

 

  另外,我还是好多学校的客座教授,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年轻人干活,给他们些就业指导、工作指导、企业里人际关系的处理等等,因为学校里的老师不可能给他们讲这些。

 

  记者:对未来的履职有什么设想?

 

  许振超:做好当下,我能做的是多反映职工的声音,为他们代言。



相关链接:


  许振超:要加快职业技能培训立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青岛前湾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工程技术部固机高级经理许振超3月2日下午4点20分抵达全国两会驻地,十年参加两会让他感受到会风的简洁而不失温馨,而他最关注的依然是基层的技能职工,他的红色笔记本上记满了建言职工技能培训立法的思路。

 

  许振超介绍,据有关统计,目前我国每年参加各类职业技能培训的约1.5亿人,不足全国就业人员的20%,培训内容与企业和社会的实际需求相脱节,模式较为单一。

 

  “在我国法律体系中,有关职业技能培训的要求散见于劳动法、就业促进法、职业教育法等法律中,有关规定缺乏系统性和可操作性。在实际工作中,缺乏法律的刚性要求,导致了政府组织责任落实不力,劳动者参加的权利保障不力,企业参与的积极性不高。”他说。

 

  对于职工技能培训,被称为“新一代知识型工人专家”的李斌也有同样观点。

 

  “必须加强职工职业技能培训的制度设计,给工人提供更多学习成长的机会。比如说,一个企业每年要有多少比例的工人参加专业知识和技能培训,都要有明确的规定。”

 

  许振超建议,要加快职业技能培训立法,构建全体劳动者终身职业培训体系,明确职业技能培训的培训类型、培训对象、政府职责、实施机构、社会监督、政府购买服务制度等内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