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

我以人民的名义,想干票大的

欧阳乾的世界2018-06-19 16:48:58

我达镇楼

最近,《人民的名义》热播,大火,就连北京公安都忍不住发微博吐槽,《人民的名义》里警察的人物设定和所作所为,好像没有一个是正面的,把光辉形象全都给了纪检了。一时间,热心的网友纷纷上线,建议公安部立刻拍摄一部《人民的盾牌》怼回去,就讲检察院法院是怎么沆瀣一气,政府领导儿子犯法是怎么被包庇然后只有人民干警秉公执法,刚正不阿,顶住巨大压力终于将罪犯绳之以法。

这么一来,我估摸着各部委算是看明白了,原来这玩意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啊,那最高院一看,得赶紧拍一个《人民的终审》,就讲公安和检察院制造故意杀人的冤假错案,政府领导为了政绩不声张,只有人民法院层层调查,做出最终公正的判决。行政机构赶紧推出《人民的公仆》,讲述领导是怎么被下面的人架空,无法接触社会实情,而公检法早已达成私下勾当,领导一面和他们斗智斗勇,一面调查背后的真相……

按照这个套路发展,身为中国作协的一份子,我建议作协立刻投拍一个《人民的笔杆》,就讲公检法为了利益蒙蔽案情真相,省委领导和他们蛇鼠一窝,同流合污,而这时一帮作家奋起呐喊,用笔杆揭露事实真相,最终将真相大白于天下,还我一个朗朗乾坤。

绝对有看头。并且搞这玩意,作协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人民的名义》不就是根据作家周梅森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嘛。

拍这么一个剧,不仅能弘扬作家群体的正能量,并且还能一举扭转群众对靠笔杆子吃饭的这群人的误解。现在有很多人认为,作家已经堕落了,要么熬鸡汤,要么被豢养,要么就写一些哼哼唧唧无病呻吟的玩意,什么45度仰望天空悲伤逆流成河。没有作家敢于剖析人性抨击社会了,以至于发出了“民国之后无大师”的哀叹。

诚然,当今中国,作家群体鱼龙混杂,有的人如履薄冰,有的人装疯卖傻,有的人终生不写一句实话。好端端的一个高大上的职业,被人看成是趋炎附势,无病呻吟——其实这还算好的,有些冠以“作家”名号的人,已经堕落到了卖脸卖胸卖屁股的地步。

那天就有一个比较激进的读者质问我:你连基都不搞,还写什么小说?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前两天,有个同行朋友远道而来,找我喝酒,席间谈起了当今作家。这位朋友向来以激愤闻名,又多喝了二两,便开始纵论当今,臧否人物,颇有些“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味道。他道:“就我所识,当今能够不畏强权,仗义执言者,唯乾君与我耳。”

我一惊,筷子都掉到了地上,急忙道:“不敢,不敢。”

这特么的,给我这样的评价,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朋友又道:“当今文学圈里,有三大毒瘤,你可知道?”

我说:“不知,愿闻其详。”

朋友微微一笑道:“此三大毒瘤,有拥趸无数,粉丝千万,然于国于民无一益者,分别是咪蒙,大冰,周小平。”

我一愣,还挺押韵的。

片刻之后,才觉出此言论真是惊世骇俗,让人心神震颤,此仁兄谈笑之间,竟然直指当今三大网红,让我不由问道:“此话怎讲?”

朋友道:“那咪蒙靠女权起家,如今已是一身女权癌,恨不得有朝一日剑在手,杀尽天下男人狗。我看现在男人都该死,只要你稍微表现的像个男人一点都会被叫做直男癌,受尽口诛笔伐。咪蒙这厮刻意吹捧女权至上,其实就是把女权当大棒,你没看别人一旦曝光出轨,她就急的上蹿下跳,撺掇人家离婚,还大喊着要独立,要自由,不把她送到拉丁美洲当格瓦拉去,都屈才了。”

我点头道:“确实。想当初林丹出轨,谢杏芳没离婚,咪蒙痛心疾首,跟谁拿刀捅了她腰子似的。”

朋友冷哼一声:“千万别当真,都是特么的套路。咪蒙原来说爱国是兽交,现在爱国又热泪盈眶,为啥?屁股后面跟的老娘们多了,有些话,她不敢瞎说了。”

我哈哈一笑,跟朋友干了一杯,打住了这个话头。毕竟人家也是个女的,谈论多了不好。我接着又转向下一话题:“那大冰呢?”

没想到朋友却放下酒杯,仰天长叹一声:“大冰牛逼啊,真不是盖的。我看别人的书,别管写的再烂,看到的起码是一个个故事。但看完大冰的书,我看到的只有一个大写的装逼的他自己。这境界,特么的甩了我几十条街。”

我哈哈一笑:“太过夸张了吧。”

朋友摆手道:“一点不夸张。大冰写东西,最喜欢把生死挂嘴边,一言不合就穷游,美其名曰‘江湖’。写他遇到的恩爱致死浪迹天涯的夫妻,写有位姑娘爱的他死去活来他却毫不知情待到她结婚时才向他哭诉,好像所有跌宕起伏的事儿都与他有关,好像所有漂亮的女性遇到他都得跟他来一腿,敢情这‘江湖’就是围着他一个人转的。但姑娘们喜欢啊,对吧,现实的生活太无趣了,男朋友不帅,女闺蜜勾心斗角,工作乏善可陈,长了十几年的膘总也减不下来……所以,得有人给她们勾勒一个虚妄的图景,让她们产生一种“霸道总裁爱上我”式的快感。所以一看大冰的书,姑娘们就高潮了,天呐,这不就是那个让我摆脱眼前无聊枯燥生活到爆的大冰吗?”

朋友的一番分析鞭辟入里,让我醍醐灌顶,不由得拍案问道:“那周小平同志又如何?”

没想到朋友哈哈大笑起来,“哎呀这哥们太有意思了,你看他写的那些东西,不是美帝吓尿了,就是日本怂逼了,又或者韩国完蛋了,特么的就差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顺手解放全人类了。不过想想也是,人家现在是黄马褂加身,骑虎难下,除了无底线的迎合,也没别的办法。现在就连放个屁,他也得说是香的。”

我长叹一声道:“一入侯门深似海啊。混口饭吃,都不容易。”

朋友斜睨了我一眼,“人家混饭吃可比你容易多了。听说你最近文章经常被删,有这回事?”

我苦笑一声,“确实。”

朋友道:“你看他们的文章,何时被删过?”

我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想做……人民的笔杆吗?”

朋友差点一口酒喷我脸上,“人民的笔杆?你丫疯了吧。你信不信人民的笔杆没做成,先让你做人民的护垫!”

“啥意思?”我愕然。

“啥意思,用完就扔呗!”

跟朋友喝完酒后,我回到家,沉思良久,他说的话,久久的萦绕在我的耳边。我很无助,很失落,很彷徨,便打开电视,看看《人民的名义》,而当我看到达康书记那张永远睡不醒的脸时,浑身立刻又充满了力量!四面楚歌不要紧,凶险叵测不要紧,形影相吊不要紧,这都不是丢弃节操的借口。我一定不能气馁,不能退缩,达康书记在看着我呢。



欧阳乾,泰拳吧首届吧友大赛王者,小区十大杰出青年,人称“史上最强作家”,以虐脑残为乐,是众多心灵鸡汤患者的眼中钉,肉中刺。

- END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北京时尚买手虚拟社区@2017